媒体关注

想把事情做好就不觉得累(以先锋模范为镜)

发布时间:2013-11-26 文章来源: 阅读次数:

      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,有一块特殊的铭石,纪念着医院的设计师——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中元国际工程公司医疗首席总建筑师黄锡璆。
  为建筑设计师立碑,在中国很少见。“黄博士的设计,让佛山医院成为中国现代化医院的起点,为推动中国医疗建设现代化做出了突出贡献,为他立碑当之无愧!”立碑发起人、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原副院长谭伟棠说。
  毅然归国:“国家出钱培养,回国天经地义”
  1984年2月,43岁的黄锡璆考取了公派赴比利时留学的机会。1987年冬,黄锡璆学成归国,成为中国第一个医疗建筑博士。
  其实,留在比利时的机会很多,也有不少同学选择了去美国、欧洲或新加坡工作。但黄锡璆连想都没想就回了国。“回来是天经地义的事。我们出去留学的费用相当于好几个农民几年的收入,国家花这么大代价培养我们,我们应该回来给国家做点事。”黄锡璆说。
  然而,想做点事也不容易。当时中国整体医疗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,医疗建筑设计理念还比较落后,黄锡璆学到的前沿知识几乎没有用武之地。
  很多人劝黄锡璆放弃,但他没有退缩。“常有迷宫一样的医院,老百姓看个病跑来跑去,很不方便。”黄锡璆说,“在中国,医疗建筑设计人员需要做、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。”
  正是这种朴素的信念支撑着黄锡璆的执着。大医院不相信他,就从小医院做起,他设计的金华中医院被誉为“南国江城第一院”,获得了原机械工业部优秀工程设计奖。
  靠着设计小医院积累起的经验与口碑,以及从未间断地对国际前沿知识的学习,1992年,黄锡璆赢得了设计更大医院的机会,挂帅设计了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,并因此获得中国现代医院奠基人的殊荣。
 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、多通道式影像中心、生物洁净手术部、下沉式广场、自动扶梯、200多个车位的地下停车库等,都是中国的“第一家”。时至今日,这样的设计仍然不过时。
  特别是宽敞的门诊大厅,曾被不少人批评“太浪费了”。而且,欧美医院也没有这么大的门诊大厅,那里的医院多为预约制,挂号队伍排到医院门外的情况很少见。可洋派的黄锡璆更注重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。现在看来,这样的设计太有先见之明了。
  “黄博士开创了中国医疗建筑设计领域的基本规范,如总体规划、医疗主街、方格网交通模式等,这些如今成了通行做法,形成了中国现有的医院建筑格局,极大改善了中国人的看病条件。”中元公司董事长丁建说。
  全心投入:“总在工作兴奋状态,就不觉得累”
  同事辛春华说黄锡璆是典型的工作狂,在场的人无不点头应和:“一说到工作,黄博士就精神抖擞。博士今年72岁了,出差的频率比我们还大。”
  现在,黄锡璆每天只睡6个小时,午休时间全部用来读书看报。可他仍然感叹“不比当年”:“以前我每天睡4个小时就够了,即使干通宵,也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。现在不行喽。”
  “我加班确实比较多,人家说你不觉得累呀。我真不觉得累,因为我有兴趣,想把这个事情做好;人总在工作兴奋状态,就不觉得累。”黄锡璆轻描淡写地说。
  20多年来,黄锡璆主持设计了120多所医院,指导设计了130多所医院。这是很多国外知名设计师一生作品量的5到10倍。
  20多年来,他负责或主持编审了16本医疗建筑的国家规范、标准或图集,每年至少发表2篇以上学术论文。
  黄锡璆做这些工作,一定要亲自去一线考察勘测。退休前,他每年至少出100天差。在他的办公室,一直放有一个随时“待命”的拉杆箱,常常“拎起包就走”。2001年他退了休,这个随时待命的拉杆箱却仍在服役,即使现在,只要工作需要,他仍是随时出差。
  2003年4月,中元公司接到建设小汤山非典医院的任务。当时黄锡璆眼病还没好利索,但一听有任务,他立刻来了精神,夜里12点赶到单位,连夜带着设计人员讨论出5个总体规划设计方案。在小汤山非典医院的建设中,黄锡璆从没在半夜12点前下过班,有时到家已凌晨3点多,第二天一早他又出现在工地上。短短7天时间里,一座高标准的非典专科医院拔地而起。由于设计科学,小汤山医院1200余名医护人员无一感染。
  2007年,黄锡璆在出差途中遭遇车祸,腰椎里被放进钛合金支架,不能提重物,不能久坐,不能下蹲,起床得用胳膊帮忙。即便如此,在办公楼,在工地,人们仍常能看到黄锡璆微驼的身影。
  淡泊名利:“成绩缘于团队的合力”
  问到对黄锡璆的印象,同事们总会提到“淡泊名利”。
  “黄博士对自己一向很抠门。”黄锡璆的助手梁建岚说,留学时,黄锡璆嫌原版书昂贵,就复印,为了找一家便宜的装订店,他宁愿多走半小时路。直到现在,乘飞机出差,不管是长途还是短途,黄锡璆从来都是订经济舱,而且尽可能挑最早或最晚的航班,因为便宜。
  可黄锡璆有时又很大方。为了和大家分享留学所学,他自费在国外买了个投影仪,这在当时可是昂贵的“高级货”。单位体恤他年事高身体又不好,给他配了专车,但他周末坚持自费打车加班,说得让司机休息。今年,黄锡璆又把获得梁思成奖的10万元奖金全部捐赠给了母校东南大学。
  对自己的学术成果,黄锡璆更是大方。业内有人复制他的观点、模仿他的设计,他从不在意,说“达到为社会造福的目的就很好”。小汤山医院建好后,在黄锡璆的建议下,中元公司免费把设计图纸送给其他要建非典医院的地区。
  黄锡璆获得过很多荣誉:全国先进工作者,中国工程设计大师,梁思成建筑奖……黄锡璆参与的设计,获得了56个省部级以上的医疗建筑设计奖项,其中超过80%由他主持。但他常说:“给我的荣誉很多,但实际上我是得益于国家的发展。要不是国家,我不可能出国深造,也不会设计出这么多医院。”佛山医院给他立碑,黄锡璆一直反对,他说:“我们的成绩来自于团队的合力,来自于集体的力量,我自己不过尽了自己应尽的一份力,一个人干不成事情。”
  用黄锡璆的客户、原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张庆林的话说:“黄锡璆做的事并不轰轰烈烈,他不是那种让你一下子泪流满面的人。他就是踏踏实实做事,默默无闻工作,四十九年如一日。”
  是的,黄锡璆的故事并不惊天动地,他只是兢兢业业了一辈子,但这种精神难道不是最让人感动的吗?

附件: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